技术的坑分享记录

                         ⬆️点我 ⬆️

你准备先看哪篇热文明朝那些事儿讲的历史是真的吗 慕容复要恢复的大燕国有多奇葩极简中国游牧民族史古代一两银子值多少钱国外历史书吹水的现象很严重我们为什么要放弃永生



498年形势图



01

牛车里的罪人


公元498年,北魏帝国讨伐南朝齐国,无功而返。

这支军队缓缓北归。

领军的是北魏孝文帝拓跋宏,他一脸病容,举止乏力。

走到邺城附近的时候,路边,有一个中年人,青衣素服,站在路边。

孝文帝骑在战马上,冷冷地看了看他,说:朕知道你是个栋梁之才,但却不能用你。

青衣素服的中年人漠然地说:臣知道,臣也知罪,我来这里拜见您,是我必须的礼节。

孝文帝望了望身后的队伍,说道:看见你,只会让我想起李仆射之死。

 

这时,孝文帝背后有一个大臣拿着奏折说,李彪还有几件冤死人的案件,没有结清,请押进囚车,带回京城受审。

孝文帝惊讶地说,囚车就算了吧,用个牛车把他拉回去即可。

说完,一拉缰绳,骑马走了。

 

北魏孝文帝和这个人究竟有多么大的仇恨,以至于明知是人才,而宁愿舍弃不用。

 

时光退回到很多年以前。

这个青衣素服的中年人,还是一个贫困的书生,在北魏太和年间,来到了北魏的首都----平城。

来的时候,举目无亲,身无分文。


他叫李彪

虽然身无长物,但却有一股子拼劲。

这么一个还没有二十岁的青年就这样地走进了社会。

他没有一点处世的经验,好像划了一只独木舟驶进了大海,不用说狂风大浪在等着他。

 

在《魏书》里面。

绝大部分文武大臣都是父母有名姓,或者祖上有官职名姓的。

因为从三国、两晋、一直到南北朝,是中国门阀制度最鼎盛的时期,不是出身高门,几乎毫无机会。

只有这个李彪,《魏书》里面没有记载其父母的名姓,可见,真的是八辈祖宗都是穷命头,扒拉都扒拉不出来。

 

但是李彪很刻苦,也很聪慧。

他家住在顿丘,也就是现在的濮阳一带。

在那里,他的学习刻苦是出了名的。

 

当时他在长乐监伯阳那里当学生,他老师伯阳相当赏识他。

他有个同学名叫高悦,是个富二代,家族非常有钱,藏书极多。

李彪就经常去高悦家借阅,然后,在家抄写,背诵,一直到熟练记忆为止。

 

在家乡,他的名气越来越大。

当时北魏的平原王,名叫陆睿的,在地方上挂职锻炼,听说了他的名字,特意前去拜访,两个人很快就成为了好朋友。

 

由此,他终于打破了出身的羁绊,被推举为孝廉,到京师学堂中修习学业。

来到北魏首都平城,他首先拜访富二代同学高悦的哥哥,名叫高闾的,两个人也很快成为朋友。

高闾在家乡就久闻其大名,如今,一见到本人,谈吐不凡,为人谦逊,非常仰慕,就经常在官员中称赞新来的穷书生李彪。



配图 八高僧图 局部


02

攀附名相


一年之后,李彪结识了一个真正的大神级的人物------中书令、加授散骑常侍、顺阳侯李冲。

也就是说,这个李冲,爵位是顺阳侯,官职是中书令加授散骑常侍,负责皇帝的文书起草、批阅,类似于宰相。

既然都姓李,那就五百年前是一家了,李彪就尽量攀点关系。

哪知道,这一次结识,却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

 

李冲,在当时的北魏帝国,可是大大地有名,正宗的陇西李氏,曾经的北凉国王、敦煌公李宝的小儿子。

李冲在任给事中的时候,曾经力排众议、大胆改革,主张执行三长制和均田制,给北魏帝国带来了空前的活力和发展,为北魏孝文帝时代的强盛,奠定了基础。

当时,魏孝文帝还小,当政的是孝文帝的祖母,冯太后。

由于他的能力不凡,得到了冯太后的赏识。

是冯太后唯一依靠的中流砥柱,每日赏赐的金银珠宝不可胜数。

由此,李冲家资巨富。


而且李冲还一表人才,其步伐、举止、气度平和大方,谈话有礼温和,反应极快,眼神专注尖锐,几乎令人不敢正视。

以至于很多史书上记载,李冲是冯太后最宠爱的情人。

 

李彪结识了李冲这样的大人物,命运再次进入快车道。

李冲很欣赏他,就安排他先到中书省担任中书教学博士。

这个官职很适合博学的李彪,毕竟他曾经多年苦读。

而且,我们知道,中书省是专门为皇帝起草诏敕及阅读臣下表章的部门,都是实权人物,而作为他们的老师,李彪有如此众多的掌握实权的学生,将会为他以后的升官之路,打下坚实的基础。

所以,李彪非常感谢这个比自己小6岁的大人物。

每次在公共场合遇见李冲,他都是施大礼,恭敬地迎送。

 

几年之后,李彪从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慢慢混成了大家都很熟悉的官员。

公元490年,李彪得到了一个千载难逢的展现自己才华的机会。

 

 

03

才能初显


那一年,北魏孝文帝最敬爱的祖母,冯太后去世。

南方的齐国派了一个使节团队前来吊唁致哀。

南齐为首的使臣名叫裴昭明,这个人也是一个才子,不仅博闻强识,而且很有辩才。他来到北魏后,就想穿着南齐的官服进宫吊唁。

因为,南方齐国的官服是大红大紫的颜色,他故意假装不懂丧礼的禁忌。

 

北魏孝文帝当时已经施行了汉化政策,因此北魏的大臣们知道按照儒家的礼仪,是不能穿大紫大红的衣服来进行吊唁的。

不过,刁难敌国,这是古代出使官员的惯例,无论出使的一方,还是接待的一方,都要故意为难对手。

孝文帝想了半天,这事,得找他最好的朋友,最亲近的大臣,李冲解决。

李冲心中早有对策,立即派遣一个名叫成淹的官员前去接待南齐使者裴昭明。

成淹本是南朝刘宋的一名官员,后来投靠了北魏。

裴昭明不知底细,以为北魏都是胡人,就故意问成淹:“魏朝不允许使者穿自己的朝服参加丧礼,出自何种典礼?究竟是何居心?”

成淹回答:“吉礼与凶礼是完全不相同的,有的就是约定成俗。《论语》上记载,孔子不穿羔裘红帽参加吊唁,这是小孩子都知道的常识。从前鲁国季孙出使晋国,问清了遭逢丧事的礼节规矩后才出国。现今裴大使是从江南远道而来参加吊唁的贵宾,却问我们出自何种典礼,难道贵国就没有懂得礼仪的官员了吗。”

 

裴昭明没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的北魏官员,如此精通儒家典籍。

有点架不住了,双方一番唇枪舌战,裴昭明最终理屈词穷,只好接受穿白色丧服吊唁。

孝文帝大喜过望,重赏了成淹,升成淹为侍郎,还赏赐了一百匹绢。

 

接下来,就要派遣官员前去出使南齐,一是答谢对方的祭拜,二是宣示一下北魏的国威。

这一次就无法选成淹了,毕竟他是人家南方投降过来的,再回去出使有点不合时宜,而且也显得北魏无人。

尤其重要的是,这一次去人家地面,派出的这个大使,要面临非常困难的局面。

要做到有礼、有利、有节,假如一不小心,就会失了体面。

 

孝文帝还是找李冲商量。

李冲再次胸有成竹地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李彪。

孝文帝还有点怀疑李彪的能力,是不是有点太书生气?

李冲说,李彪色厉辞正,才优学博,绝对是一个出类拔萃的人物。

其人兴言于侍宴之傍,启论于群英之中,赞赏忠诚,识别正直,言论恳切,除了他,在没有人能胜任。

 

在出使之前,为了提高这次出使的规格,根据李冲的建议,孝文帝升李彪为假员外散骑常侍、建威将军、卫国子。

员外散骑常侍,是一种荣誉性的高官,假,就是借的意思,暂任员外散骑常侍,虽然只是暂时性的员外散骑常侍,但已经预示着李彪就此要一步登天。

 

当齐国皇帝萧赜得知北魏使者李彪被派往齐国时,他就想借此机会整蛊一下这个北魏使者,为裴昭明去魏国悼念时所受的屈辱报仇。

他派人去建康城外拜见李彪。

李彪知道南齐早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他来,以便设局刁难。


果然,齐武帝萧赜为他举行了盛大的宴会,并准备了一支乐队为他演奏音乐。

当乐队刚要奏乐,李彪突然站起身说:“我朝的皇太后刚过世,举国哀痛。请勿在我们面前演奏乐曲,寻欢作乐。

南齐大臣刘绘连忙站起来应答道:“贵国皇帝既然对皇太后如此孝顺,请问,为什么他却没有守孝三年呢?”

李彪在路上就想好了回答,笃定地说:“皇帝守孝三年,谁负责帝国的军机大事?”

刘绘说:“你们的相国和其他大臣,难道无法为皇帝解忧吗?难道你们都只靠皇帝一个人的能力来治理国家吗?”

 

李彪回答说,春秋战国时期,屡屡发生大臣比君主聪明,权力掌握在大臣手中的事情。因此,天下一片混乱,战争频繁。

我们的皇帝像三皇五帝一样神圣,我们作为臣子的,谁能代替皇帝管理国家事务呢?

请问,贵国的政事之裁决,是大臣决定的?还是君主决定的呢?

 

刘绘看了看齐武帝萧赜,茫然不知所对。

 

齐武帝听到李彪的慷慨陈词,居然并未沮丧,反而非常欣赏李彪的外交技巧。

齐武帝萧赜非常喜欢下围棋,他说,听您介绍说,贵国这次派来了围棋圣手,能否让我们一睹风采?

李彪指了指身后的一个小孩说,就是这个孩子,名叫范宁儿。

齐武帝萧赜很惊讶,但是却不敢怠慢,也派出了南方的第一国手,名叫王抗。

这边范宁儿和王抗下棋,那边萧赜和李彪一边谈论诗文,纵论古今,一边观赏棋局。

最终,北魏的第一国手范宁儿,战胜了南方的第一国手,王抗。

李彪的使团,至此完胜对手。

 

李彪归国的那一天,萧赜专门为李彪举行了告别仪式。

这一次,他再无刁难之心,只是真心的觉得遇上了知己。

他强烈赞扬孝文帝的智慧,并赞赏北魏鲜卑人建立的国家,居然能有这样精通儒学、潇洒风流的人物。

 


04

严酷的吏治


北魏孝文帝了解了李彪出使的具体细节之后,非常高兴,立即任命他为秘书丞,兼修国史。

继承当年第一谋臣崔浩未竟的事业。

在李彪编修国史的过程中,孝文帝逐渐了解了他的才能,越发的欣赏,特意把他比作中国历史上著名的史学家班彪和司马彪,将其名字改为,李彪。

(也就是说,他原来不叫李彪的,只是我们已经无法考证他的原名了)


不仅编修史书,对于政事,李彪也发表了自己的看法,他给孝文帝上了七条言事的建议,全部得到了采纳。

只是他的出身太过低微了,这是孝文帝非常遗憾的一点。

孝文帝固执地认为,所有不是门阀氏族出身的,都不能得到重用。


所以,尽管孝文帝一再地提拔他,却始终不能把他列为可以信任和托付的官员,始终无法和出身于陇西李氏的李冲相比。

他曾经这样夸奖李彪:李彪虽不是出身名门。本来缺少华贵的资本,但他见识广,思维聪捷,学识渊博,刚辩之才,是如今最合适的人才,尤其难得他勤勤恳恳,万事以国事为重,如不嘉赏他的行为,叙录他的功绩,那凭什么劝勉奖励勤劳能干之人呢?

由此可见孝文帝矛盾的心情。

 

但是,孝文帝对他的重用却是毫无疑问的。

公元494年,孝文帝拓跋宏御驾南征,再次假李彪为冠军将军、东道副将,就是说再次暂任冠军将军、东道副将,不久又假征虏将军。

 

南征结束之后,李彪被任命为御史中尉,领著作郎。

从此,李彪被孝文帝所宠幸,主管官员的考核与赏罚。

这是一个职位虽不是最高,但权力却极大的一个位置。

也就是说,虽然此时,他没有李冲的官大,但是,职权,已经超越了李冲。

毕竟,他是代表皇帝考核、赏罚官员。

而李冲,官位再高,也只是一个受考核的对象。

两人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起来。

 

首先,我们得说,李彪是一个非常正直的人,而且,有远大的抱负。

他不允许自己犯错,不允许有贪赃枉法的行为发生,他要严格执行制度。

这在别人看来,这很明显是“一朝权在手,便把令来行。

尤其是李彪非常严格,无论任何人都绝不手软,甚至经常是从重处分官员。

而且,他出身寒门,没有门阀的背景,对谁都没有顾忌。

也许,这正是孝文帝把他放在这个位置的目的吧。

酷吏,就是这样来的。

 

一时间,几乎所有的官员,无论大小,都害怕他。

甚至是北魏的一些豪强大族,看见他,就像老鼠见了猫,纷纷走避。

李彪所到之处,如秋风扫落叶一般。

他原本就有些清高,不合群,此时,就更加孤立了。

 

他的大恩人李冲曾这样形容李彪:无论是诸王之尊,还是皇帝近侍,只要有错,立即严惩。

秉志信行,不避豪势,其所弹劾,应弦而倒。赫赫之威,振于下国;肃肃之称,著自京师。

 

有一次,李冲和李彪一起去河阳办案。

当时,李冲是尚书仆射,同去的还有太尉、司空,这都是宰相级别的官员,但是,审理办案,却是李彪为主。

当时,他们的任务是集中阅查廷尉所审问的犯人。

有一个犯人当场诉说冤枉,那人诉说的道理还没完,李彪便勃然震怒,从东面的座位上跃起,捋袖揎拳,口中宣说大胆贼奴,然后大喊左右的衙役:“去把我木手拿来,把这奴胁骨打断!”

几个宰相心中都有些怵李彪,各自沉默不语。

最终,这几个喊冤枉的,都下了监狱。

 

其实,我倒觉得,这几个宰辅,都比较圆滑,有点故意坑他。

但不久,李冲和李彪的矛盾就白热化了。

 

 

05

李冲之死


这得从李冲的家事说起。

李冲有兄弟六个,早些年,李冲父亲去世之后,弟兄六个因财产经常发生纠纷。

后来,李冲受到冯太后赏识,青云直上,赏了大量的财物,不仅冯太后喜欢他,孝文帝也与李冲情同手足,多次赏赐其财物。

李冲分了好多资产给其他五个兄弟,兄弟们情谊逐渐加深,一时在京城传为美谈。

凭着冯太后、以及后来孝文帝的情分,他把五个兄弟统统提拔成高官,甚至兄弟们的亲戚,以及李氏的宗族,只要沾亲带故的,统统有官做。

一家人的俸禄,每年都在万匹以上,只要是他的亲戚,即使是痴聋的残疾人,也无不做了大官。

李彪对此本来也可不闻不问,但李冲家族庞大,总有一些与政令法规冲突之处,这就让李彪为难,于是就办了一些人。

 

李冲对此极为愤怒,一开始还能隐忍,但是,人和人的关系,一旦出现了一个漏洞,就没法假装可以过去,只能越来越大。

两个人的隔阂和矛盾越来越大。

曾经,李彪见了李冲,就会恭恭敬敬行大礼,如今,却形同陌路。

 

矛盾,终于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成熟之时,爆炸了。

这个时机,就是孝文帝的离开。

两个人没了阻挡,就直接碰撞了。

 

公元498年,北魏孝文帝再次南下,征发冀、定、瀛、相、济五州兵卒二十余万,直趋襄阳。

彭城王勰等三十六军前后相继,奔袭宛城,当晚攻克外城。

 

在京都洛阳,孝文帝安排李彪兼任度支尚书,与仆射李冲、任城王拓跋澄等人留守京城,辅佐太子、共同处理国家日常事务。

不料,孝文帝前方战事不利,后方更是乱成一团。

留在京城的执政三人组,仆射李冲、任城王拓跋澄和李彪发生了严重的冲突,最终,二人将李彪逮捕,下了大狱。

 

孝文帝在前线接到报告,惊讶道,怎么搞成了这个样子?

这时,李彪的报应就来了:由于多年惩办官吏,得罪了门阀氏族一大批人,孝文帝身边这些文武大臣,如今有了仆射李冲、任城王拓跋澄的撑腰,纷纷进言,证明李冲等人逮捕李彪的行为是正确的。

而且,李冲的奏章非常极端:

请皇帝查证,如臣所说是真的,请立即处死李彪于城北,以除奸矫之乱政;

如臣所说是谎言,就请立即流放为臣于荒僻之地,以息青蝇之白黑。

 

最终,“有司处彪大辟,帝宥之,除名而已。”

也就是说,处李彪死刑,孝文帝感念他的功劳,仅仅是除名而已,罢免了李彪的所有官职爵位,一捋到底,一下子成了一个老百姓。

 

当初逮捕李彪的时候,李冲压抑多年的愤怒终于总的爆发了。

他一改往日儒雅形象,对着监狱里面,坐在牢床上的李彪,破口大骂,李彪,你这个小人,李彪,你这个小人。

出去后,将李彪手下所有御史,一律关进监狱,将他们的脸涂满污泥。

 

回到自己的府邸,李冲依然暴怒,神情惊悸,言语错乱,而且捋袖拍案,继续大骂李彪是小人。

李冲家人十分惊恐,连忙请医生,看病吃药。

但还是禁止不住,十多天后,李冲在狂躁之中去世,当时才四十九岁。

 

消息传到前线,魏孝文帝失声痛哭,悲不自胜。

下诏曰:“李冲贞和资性,德义树身,训导自家,尽忠于国。太和初年,朕未成年,早委军国机密,实在有功于国…令有关部门奏请谥号为文穆,在覆舟山下葬。”

 

后来,皇帝车驾从邺城还归洛阳,路过李冲坟墓,身边的人告诉孝文帝这就是李冲的坟墓。

此时,孝文帝也是疾病缠身,行动困难,但他还是下车,走到了李冲的坟前,伫立良久,掩面啼哭。

一直哭了很长时间,他才对身边的人说:“司空文穆公(李冲),德行为一时所宗,功劳深慰朕心。不幸去世,托坟邙岭,朕经过这里,凝望坟茔,悲其仁、思其旧,痛不自胜。可备太牢祭奠,以宽释朕思念之情。”

 

 

06

出身,决定命运


再说李彪。

他被一辆牛车拉回洛阳之后,就继续进了监狱,不过没多久,就遇上了大赦,得以见天日。

 

第二年,孝文帝驾崩。

他的次子元恪即位,是为北魏宣武帝。

此时,司空北海王拓跋祥、尚书令王肃等人,与李彪关系比较亲近,经常推荐他。

但是,朝臣们一听是要安排李彪复出,纷纷反对。

最终,朝廷考虑到他的强项还是写书修史,就让他重操往日史官职事,但是,没有俸禄,只能白衣修史,也就是说只能以平头百姓的身份修史,且没有工资。

 

501年秋天,李彪郁郁而终。

 

回想当初,李彪攀附上李冲之时,一定是非常得意的吧。

只是,命运在那一刻,就已经标好了价格。

他们的矛盾,从那时起,就已经注定,无法更改,只是他俩身在其中,不知道而已。

而且,李彪的寒微出身,早已决定他是无法斗得过李冲的。


脚注:李彪有个门生,大家很熟悉--郦道元,写水经注那位。

他还算个小官二代,却因为没有雄厚的门阀撑腰,干事利索而得罪门阀,被故意外派后包围至渴死在城里。


历史:寒门出贵子,难。


上下篇:

相关推荐